胸次高乎画格高 文/张学成

2011-6-22 18:23| 发布者: 管理员| 查看: 1162| 评论: 0

摘要: 文/张学成1993年于《江苏画刊》编辑部 杨彦书画卷一 杨彦画了近二十年的画,却明白了这一切都不是他所追求的,他也不愿做狭隘地吐露自身情怀恩怨的画家。杨彦决心以整个身心去寻求一种更为广大的对 ...

/张学成1993年于《江苏画刊》编辑部 杨彦书画卷一

杨彦画了近二十年的画,却明白了这一切都不是他所追求的,他也不愿做狭隘地吐露自身情怀恩怨的画家。杨彦决心以整个身心去寻求一种更为广大的对人的本源探求的绘画艺术,或许他最终会离开山水画海底世界只不过你雏型。成如是,我会为之可惜的,不过这只会说明我太浅了。

今世之人,耻于练功,懒于造境,故面貌单一,手段贫乏,却自鸣于一二解数,欺世盗名。当然,这其中或有修养之高者,然于画道却不能不说是缺憾。杨彦之画, 画格既高,面貌尤广:极粗极细,极工极写,具象抽象,青绿水墨,陆上海底,人物花鸟,无不兼之,以致一时说不清杨彦究竟以何面貌为代表,然其画风却可令人 一看便知,越过纸缣,其独特的情景交融之处理,深沉文秀之底蕴,以书为画之笔性,浑厚清彻之墨色,均已越过画之外表而已卓然成格。杨彦不喜做表面文章,或 装腔作势的取悦观众,他每画必认真严肃,力致精微,如处千军万马之中却又心地坦然。虽已功名京城,画价直上,作画仍和孩时一样,握笔在手即忘乎一切。直追 画中,又如入无人之境而非尽性不止。他淡于名利,甘于寂寞,近几年渐入禅境,更摒弃了较为外露的直观描写而潜入内心的省悟,此本画集可以明其从写生到写 意,从勾勒到阔笔,从彩色到水墨,从陆地到海底的过程。海底实际上是对生命本源的探究和对自然奥秘不能究尽的感叹,至深至奥是容不了一切外表华丽的与人们 生存息息相关的市宅生活以及被异化了的山水和种种形态。

杨彦经历坎坷,学识丰富,性格豪放倔强,为人豁达宽厚,晓以大义,蕴以深情,这些都成为杨彦绘画的良好铺垫。为人胸次既已高矣,画格自然就高。观杨彦山水 作品,宏篇巨制以吐气;尺幅小品以显韵,虽工犹写;虽粗犹精,笔墨精到而率易;色彩浓丽而典雅。多作水墨,纯净中见色象,令人使之神往而又意味隽永。

真的以大量的时间精力拿下传统,面向生活,并将二者有机统一升华为独特的画境,是杨彦的过人之处。临古--这 种既枯燥又费力的功课已被不少人视为“玩物”来戏弄别人了,照葫芦划了二张,反复向别人展示,其实所创作的作品中未能有半点流露。也有一些人化了时间的实 乃为“死临”。杨彦则认为,一幅古画虽是古人绘画创作中的一部分,但不是孤立的存在物。通过临画,既能体察古人的精湛的笔墨功力,又可窥见其艺术的构思及 常识修养。如果能从临一二件作品出发,进而研究一些画家的整个实践过程,如学画、师承、阅历,与时代的关系以及由此汇总而成的艺术风格,无疑将对今后自己 的创作是有益的。从这点出发,各种画体的掌握,各种面貌的体验,拈来如入无人之境,驾轻就熟,得心应手,杨彦遍临百家而能深入,并为他后来创作打下了坚实 的基础。 生活--对 于今天人来说,足以有可以嘲笑古人的机会了,那一个画家不是“行万里路”?然而作品中的生活气息呢?不能说全无,但充其量只能是浮光掠影,无令人驻足之 处。另有一些写生者,捉住一二场景的细节,反复刻划,是够“真实”的了,然细品又索然寡味。当然,提倡画山水或其他艺术创作无须「体验生活」的人不在此讲 座之列,观杨彦的作品无处不是生活,又无处是生活。画面境界宏远,含义深邃,笔精墨妙而又令人如临其境引人神往。其生活情节,随手拈来,任意安排、取舍、 剪裁、拼接而无做作之迹。尤其擅长卷,几十米河山貌似写生而来无一杜造之景,然整篇气势贯一,起伏跌宕,错落有致又非生活图经。杨彦登临千山万水,穷极南 北风情,眼看手追,心记神会。凡景必以笔画,不假照相,速写数万,深得山川之神,河山之理,并与笔墨融会,始能入画。故任意编造亦不逾矩,笔墨酣畅又不失 态,这在当代中年画家中亦不多见。 有以上两方面不能算好画--因为一切艺术作品均以写心为上。写心中所想,情之所使,识之所露。所谓“借笔墨以写天万物而陶咏乎我也”。

珠江路的一座危楼的顶层--清风阁灯光经常彻夜不息,里面的谈论声从低小的窗户向外飘出,同时也伴随着浓浓的烟尘,这就是杨彦八十 年代前后的住所--被人们称为“艺术家摇篮”或“艺术沙龙”的地方,以杨彦为核心的朋友们常聚在这里,谈论着艺术的方方面面。当然,从表面看,大家都在学画,其实一开始就可见高低的。每次聚会后,朋友们得到畅露心怀表白自已的满足,各自归去了,深夜的他仍然在挥毫不止,直至凌晨--因为他还没有满足。他是一位真正需要艺术的人,特别是动笔画画,直面纸笔,瞬息满墙。他不大喜欢空谈,尽管有时也会宏论一通。他有着惊人的精力,对山水画的态度万分虔诚,我认为,他是真心喜欢画画本身。他对画的企求的单纯,是其他很多人所没有的。别人的企求--不多说了,已被十几年的时间所证实,是杂夹着一些其他成分的。

我有幸结织了城中以珠江路为中心的十几位求艺者,有十几年了,其中不乏有才艺超群卓有成就的佼佼者,杨彦即是其中突出的一位。

南京有着众多的画人,特别是八十年代前后,江苏山水画的复苏,感召了大批的追随者,他们通过不同的学习方法,试图涌入艺术之门。


鲜花

最新评论

手机版| ( 京ICP备09083889号-1 )     

度一文化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p>

返回顶部